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中國青年報:恢復高考:拉開偉大歷史轉折的序幕

      2021-03-24       

《中國青年報》 2021年03月23日 03版

天津大學77、78級校友為母校捐建的“天大之星”雕塑

歷史猶如滔滔大河,奔流至1977年時,拐了一道彎。水花四濺的拐點,就是恢復高考。

每個飛濺的水滴都是一個被改變的人生,無數水滴託舉起了時代巨浪——很多親歷者把恢復高考看作是個人命運的拐點,時代的拐點。

“改革來得如此徹底,超出想象”

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一度被認為是改革開放前的一聲春雷,彼時十一屆三中全會還未召開,恢復高考讓年輕人看到人生與國家的希望。

“春雷聲”最先從廣播和報紙傳出。很多人的記憶中都有按捺不住喜悦的年輕人騎着自行車奔走相告的情景。

“那種感覺可以説期盼之中,又意料之外。”世界工程組織聯會主席龔克清晰地記得40多年前的那一天,自己年輕的心被希望揪起時的悸動。

當時,22歲的龔克已在798廠當了將近8年工人。“文革”中,他被迫中斷學業,15歲就到了工廠,青春流逝在車牀邊,越想把工作做好,越發感到知識不足,內心深處對知識的渴求越發強烈。

恢復高考前,他連續5次申請上大學(有3年工齡即可申請),可總是得不到機會,最讓人感到無望的是,“並不知道怎樣才能得到機會。”當時上大學,沒有透明的規則,更沒有憑自身努力去爭取的可能。

鄧小平復出後主管科教工作,人們預測着將在科教領域發生變化。鄧小平主持的科教座談會,發出了高考要恢復的強烈信號,龔克和身邊的年輕人都堅信,這一天一定會來、一定會來!“可真沒想到,來得這麼快、改得這麼徹底!”龔克一連用了幾個“沒想到”。

速度出乎意料。那年7月16-21日,十屆三中全會決定恢復鄧小平黨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解放軍總參謀長等職務,鄧小平主動要求分管科教工作,隨即於8月4-8日連續5天與科教界代表座談。雖然已近正常開學時節,但鄧小平毅然決定當年恢復高考,10月21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就刊登出“高等學校招生進行重大改革”的報道。

力度出乎意料。不論家庭出身、不需單位批准;基礎學歷、年齡不受限制,已婚照樣可以報考;本省市招生的學校和專業登在報紙上任申請人選報……

“也就是説,只要你有意願,能通過考試,沒有任何人能剝奪你上學的權利。”龔克説,大學的大門重新向所有人打開,一個公平競爭的時代到來了。很多人感慨,前進的方向盤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冬天的高考散發着春天的氣息

1977年高考是在寒冷的冬天進行的,但在很多親歷者的記憶中,那個孕育出無數青春夢想的冬天裏,盡是希望的色彩。

高考前,新華書店門口排起了長龍,最緊俏的就是中學課本,有的人端着小板凳半夜就去排隊。每個人臉上都掛着幸福的笑容。

在北京的一所中學裏,龔克參加了考試。屋裏沒有暖氣,玻璃還透着風,龔克戴着裁絨的帽子,穿着棉大衣,帶着手套答題。考完試排隊買飯,和同學討論考題的快樂情景仍在眼前。

“1977年高考是在一個遍地金黃的季節。”武漢大學中文系校友雷喜梅對高考的回憶美如一幅斑斕的水彩畫:晚稻在田間剛剛收割,野菊花還沒完全凋謝……初冬的校園,洋溢着融融春意。

少年張維一直在嘉陵江畔等待春天。他喜歡坐在川北小城裏位於半山腰上學校操場邊,望着粼粼波光,將手中的石子用力扔向遠方,彷彿看着夢想漸行漸遠。“我長大了一定要上大學!”他不止一次對身邊的同伴説。終於等到了春天的消息,他每天在臨建棚裏的昏暗燈光下苦讀至深夜都不覺疲倦,終於從千軍萬馬中突圍,後來成為天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部主任。

1977年11月28日至12月25日,全國範圍有570萬年齡參差不齊的青年走進了高考考場,有的夫妻同考,有的師生同場,還有的兄弟叔侄一家同試……一時間,洛陽紙貴。

河北省永清縣一中教師龐金富參加了1978年高考物理閲卷,他記得考生中,更多的是在那個歲月中蹉跎多年的知識青年,很多題答不上來,偶爾要是碰上一張答得不錯的卷面,閲卷老師都興奮不已。

與此同時,“白卷先生”張鐵生的形象仍留存在個別學生心中,一名考生在物理試卷上作詩:“兒子出題難,孫子監場嚴,老子不會做,白交五角錢。”

而這樣的舉動已經為當時的師生所不齒。恢復高考讓歷史的車輪指向了新的方向,中國重新迎來尊重知識、尊重科學、尊重人才的時代,這個意義遠遠超出高考本身。

“恢復高考關係到千家萬户,得到億萬人民羣眾的擁護。”龔克認為,這場歷史性的制度變革對中國社會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它衝破了“兩個凡是”的思想藩籬,改變了一代代人的命運,也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國即將發生鉅變,為一年後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奠定了重要的羣眾基礎。

雖然那一年僅有27萬人如願考上大學,但這一鉅變讓青年一代看到了希望,贏得了民心、提升了民氣,使之後的改革開放順理成章。“它看起來只是教育中的一個環節,但恰恰就從這個環節上體現了一個國家治國理念的轉變”。不再為了階級鬥爭的需要,而是為了人民羣眾的願望,以人民的利益為中心,才能讓一個國家充滿力量的再次出發。

時代的大路正在越走越寬

考上大學之後,讓龔克“沒想到”的事,還在繼續。

他入學不久,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實現了歷史的轉折,開啓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他沒想到,自己這一屆還沒有畢業,中國就迅速建立起前所未有的國家學位制度,形成了從學士、碩士到博士的完整的現代高等教育體系,使他們成為第一批拿着學位畢業的新中國大學生。

他沒想到,在對外交往很少、外匯緊缺的情況下,鄧小平下大決心“成千上萬地派”留學生,龔克有機會經過考試選拔,成為最初出國留學中的一員。更沒想到,當自己在國外完成學業時,中國建立了“博士後流動站”制度,龔克則成為最早的中國博士後之一。

鄧小平提出,大學特別是重點大學不僅是教學中心,也要成為科研中心。龔克認為,這一主張深刻地改變了中國大學的面貌,讓一批研究型大學迅速興起,高等教育的質量和水平從根本上得以提升。教育的變革成為全國變革的先導,為改革開放提供了最重要的人才支撐。

很多人都經歷了從老路走上新路的轉折,親歷和參與着社會各個領域的風景變化,感受到時代的大路正在越走越寬。

武漢大學中文系校友陳晉是在北島的詩歌、劉心武的小説、徐遲的報告文學以及評論界關於文學與政治的關係的討論中,打開了思想的新天地。當時潘曉提出“人生的路為什麼越走越窄”的討論,切中了當時無數年輕人的彷徨、苦悶、迷惘和懷疑的心態,引起了一場關於人生觀的大討論。陳晉看來,走過老路又經歷了轉折的青年人,更知道新路的來之不易,他們知道新路到底新在何處,更珍惜這條新路,願意以己之力參與這條新路的塑造。

回望四十年前的那段時光,天津大學天津校友會原會長張元龍形容,就像一羣人進入了一個大森林。每個人都有一條小路,有的人欣賞了美景,有的人跌落山崖,有的人始終沒有走出那片森林。幸運者成功登上了七七高考這塊高地,開始新的選擇,來到另一個世界。

龔克抓住了時代的一次次機遇,成長為一名大學校長,經歷了中國高等教育滄海桑田的鉅變。當年他留學回國時,“海歸”還鳳毛麟角,而在今天的大學裏,“海歸”教師比比皆是。近年來,中國高校的學術地位快速提高,“我們的畢業生已是世界生源和就業市場上的佼佼者”。

改革開放40多年來,在恢復高考開啓的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崇尚科學、科教興國的大路上,我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而高考制度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選拔培養了大批高素質人才,為我國從人口大國向人力資源大國、人力資源強國邁進奠定了堅實基礎。

“從恢復高考開始,我們走上了一條不斷改革、不斷調整,以適應人民羣眾發展需要的改革之路,”龔克説,今天人民羣眾期盼公平又有質量的教育,高考也要適應新要求、引領新發展,就要求教育工作者按照教育的規律積極去探索,以當年恢復高考的膽識和決心去改革,“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方向不變,改革始終在路上”。

中國青年報://zqb.cyol.com/html/2021-03/23/nw.D110000zgqnb_20210323_3-03.htm

(編輯 劉曉豔 李傑奕)